市局子站:
地税文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税收宣传>>地税文化>>地税文苑>>正文

年是娘

2018-03-13

●陆永(区局机关)

年是生命里的过往,年是经年里的一个相遇,当花灯初上、烟花绽放,流彩撕破寒暮,浓浓的年味业已在大地里弥漫。每年的今日,和着浓浓的年味,尝着思念了一年,终可在今夜的团圆饭里,吃尽那遥远的思念,唇齿留香里,盛满岁月的苦茗,再斟上一壶酿了事世半百的老酒,且不说这老酒要酿到何年,仅在今夜,就着年的烟花灿烂,尝那想了一年的娘的味道。

经年的素笺里,写下了多少的年经,又沉淀了几多的欢乐与愁苦,欢笑是年赐予人间的模具,团圆是人逢年关时每每的期待,过年在家,享受着久违了的家的味道,和对亲情的眷恋。或是一家人挤在一个炕头的温情。或是老母刻意在子女面前炫耀着年轮的不经意,简或,那已是过去,老母的动作已是老者的体态,可她还在刻意的表现,装着能干的样子,我,做为她的儿子,就愿让老人为我做顿她认为我爱吃的,因为有娘在,在她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,你若老去,娘该何为?

娘盼过年,是盼着儿女能在她的暮年里年年相聚,儿盼过年,是千里劳顿奔波,给娘的生命里再添一回团圆的喜悦。从年后出门的那一刻起,每每在电话里寒宣和问候时,一句最无奈的话语就是,“妈,过年时我一定回去看您”,“哦、你忙吧,娘好着呢......”,多少年多少次,话语里藏了几多的思念,亲情里温涵了多少的眷恋。

年是从家乡带出来的乡愁,是牵着游子的那根放不开的线,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,每个人都在演绎着生命里的精彩,苦也罢,累也行,每日里迎着阳光而出,踩着晚霞归来,与晨光相拥,和迟暮挥手,匆匆里,走过一季季春花秋月,躺过一道道山重水复,都知道行走在归去的小道上,却都在寻求着在行途中的安逸温馨,来路里总有着无尽的坎坷与棘刺,跌倒了要爬起来,哪怕是前路茫茫,哪怕是泥泞沼泽,也要在爬行中度过难关,因为要奔着下一个年关,因为要奔着下一个年关的团聚。

月缺月圆,日复一日,年总是人们对团圆的期盼,多少的家庭为生计而奔波,多少的孩子被留守在家乡,当为了团圆,为了了却每一次的承诺,在年关渐近时,四方的游子,或是子女、或已是人父母,急急的打起行装,奔向各自的家乡,去了却和盼了一年的亲人团聚,千里迢迢,人山人海,春运时节,南北东西,为中华传承了五千年的春节文化而奔波,孝行天下,世世代代为中华民族的传统而努力着。

今夜,中华大地,每一家都是围坐在一起的,举杯同乐,举杯同祝,儿女行孝,父母欢颜,积聚了一年的思念,在此时得以畅述,背负了一年的歉意,在今夜的抚慰里诠释。

年是娘的召唤,娘是年的寄托,过年是子女对娘的安慰,过年是父母给子女的爱的奉献,此时,电视里都在播放着那首永远不老的“难忘今宵”,是啊,难忘的是年的相聚,更难忘的是有娘在的金宵。

weibo weib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