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局子站:
地税文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税收宣传>>地税文化>>地税文苑>>正文

悠悠黄河情

2018-04-13

●石荣昌(平罗县局)

从地图上我熟悉了黄河“几”字形的轮廓,从地理书上我知道了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。但很长一段时间,我却没有机会来到他的身边,静距离的去看看他。我多想来到他的身边,捡起岸边的小石头卯足了劲,痛痛快快的打几个水漂;我多想在夕阳西下的时候,来到黄河边,高声吟颂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体会诗人王维面对黄河时心中的气魄。

2017年12月,我被分配到了河东地区的税务所工作。每天和同事迎着朝霞渡过黄河开始一天的税收工作,在傍晚,结束一天的工作后,又会和同事们伴着落日的余晖渡过黄河返回温馨的家中。这样,便有了更多经过黄河,欣赏黄河的机会。

已是寒冬,当最后一片枯叶在寒风中不知去向时,当最后一位庄稼汉灌完冬水离去时,苍茫大地顿时凝滞了下来,这种凝滞将会持续几个月,直到春,这种凝滞才会被打破。车在道路上行驶,又好像在静止,嗡嗡作响的发动机告诉我们车在运转着,但车窗外不变的景色又使我们出现错觉,自己好像从没移动过。黄河的出现,打破了凝滞的景色。朝霞、余晖在河面洒下粼粼波光,随着浩浩荡荡的黄河水,上下摇曳。冬季的黄河似乎少了些诗人笔下“黄河万里触山动,盘涡毂转秦地雷”的锐气,平添了几分肃静。一只乌鸦不胜寒风的侵袭,卷缩在光秃秃的枝头,枯黄的蒲苇,抱紧最后一点信念,屹立在冰冷的水中。河岸边,一排掉光了叶子的白杨静静的立在旁边。恰似忠诚的卫士默默地守卫在母亲身旁。黄河的景,随着车子的驶近、驶离变得清晰、模糊。

天气愈发的冷了,在某个早晨渡河时,大家发现黄河出现了冰凌。在随后的日子里,冰凌越来越多,直到白凌凌的堆满整个河道,满满当当严严实实,找不到河水的影子。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冰凌铺天盖地白花花一片,整个河面像是被凝固了一般,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。浮冰被河水拍到岸边集结成了一堆堆冰丘,大小不一,高低不等。冰块相交,冰峰冻结,大河顿失滔滔。

立春后,气温逐渐转暖。河面依然漂着冰,但已开始疏松开来。能够看到流水,也能听到水与冰、冰与冰,水涮冰,冰碰冰咔咔作响的撞击声和哗哗流冰声。向河面一眼望去,数以万计的流凌漂散开来,似万马奔腾。密密麻麻绵延不断,沿河顺势而下,波光粼粼,层次分明,蔚为壮观。冰面上一堆堆大小各异的冰块被水流冲击,悠闲的随水流而去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让黄河流凌如此美丽。

白凌凌的冰、黄黄的水、蓝蓝的天,构成一幅生命力旺盛的黄河流凌图。我的黄河!此刻与你相对,仿佛领悟到什么,却又说不出是什么,灵魂被你所震撼,悠悠黄河,奔腾不息,在你的面前,一切生活的困惑、事业的挫折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这一河生命的洪流让人重振雄风,用心生活,在有限的时光里释放出自己耀眼的色彩。

weibo weibo